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情理法劈开坎坷执行路

晋州市法院执行局执结一起离婚析产案

  发布时间:2014-10-13 14:03:00






一个是16年的刑满释放人员,一个是含辛茹苦支撑家庭的农村妇女,两人因离婚后的房屋问题,势如水火,以死相争,村里的人都说他家的事管不了,弄不好会出人命,法院出面管这事恐怕不好收场。

2013年11月15日,该案平静地执结了,周围的群众谈起此事,无不夸赞:法院不愧是法院,这样的事情还能解决清,真是不简单!

事情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晋州市某村村民张小货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于2012年5月被刑满释放。在之前的2011年他与妻子王娟被法院判决离婚,王娟与子女一起生活居住的八间北房东西偏房、厕所、南屋和院落一处被法院认定是夫妻共同财产,法院判决上述房产二人均分,各得四间。由女方王娟腾出东边四间给张小货。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但王娟心里极其抵触:自己通过千辛万苦眼看着把房子建好,儿女成家,现在让我拱手把房子给他一半,门儿都没有,你法院爱咋判咋判,反正我宁死不让出这地方儿。

2012年10月,张小货申请执行。立案后,王娟称在外地随儿女生活,故意躲避不予配合。辗转电话联系上后王娟叫喊就是不执行,誓与房屋共存亡。2013年春节过后,晋州法院集中执行,大清早来到王娟家,刚巧王欲骑车出门,见法院来执行,王竭力抵抗,并威胁“谁敢动我的房我就跟谁拼了!我就是不执行!”,在这种情况下,法院遂依法对其实施拘留。在拘留所里,王诉说自己当初不懂法而没有上诉,感到自己辛辛苦苦修建了房屋,添置家产,把孩子拉扯成人,为家做了莫大的贡献,而自己的丈夫对这些并不领情,出狱后还威胁如不搬出就把房子炸了,就凭这点一间也不能给他!

执行局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为避免矛盾激化,耐心做王娟的工作,寻找解决途径,但她根本听不进去,在得知法院会依判决强制执行,强行搬出其物品并垒墙分隔后,更是一蹦三尺,不停地四处上访,在其妹的支持下,二人找到法院接待室,找到信访中心大吐苦水,之后又找到院长纪兰生诉说“冤情”。纪兰生院长对群众来访一向重视,接待了两个人并认真听取了承办人的汇报后,纪院长表示再深入研究案情再做决定。事情到此,执行局暂时没有采取措施,张小货得知后,却以为法院不管自己的事了,就隔三岔五到执行局催促,还找来一远房的记者亲戚,质问执行人员“为什么不严格依法执行!”“里面有何黑幕?”,为此,某电视台还制作了一期节目特别关注,镜头中,张小货甚至表示,如法院不给好好解决,自己会打铺盖卷重返监狱。

经过院长纪兰生深入了解,得知张小货入狱时,家中的八间北房主体尚未完工,王娟自张入狱后未再嫁人,自己带着两个孩子风里来雨里去,想办法做生意,还投资大货车跑运输挣钱,将房屋修建好并盖上东西偏房、南屋、厕所和大门,十几年过去,孩子成了家,大房大院不比别人家差,乡邻们也说她一妇女到这地步不容易。不易归不易,法律规定夫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为共同财产,对共同财产双方享有平等权利,原判虽事实清楚,合乎法律,但在充分保护女权益及判决的社会效果方面考虑欠缺,经再三考虑,依有关规定,纪院长决定提起再审。

再审期间,张小货情绪烦躁,慨叹自己回归社会竟然如此之难,没工作没住处不说,法院竟然还一拖再拖,让他重生梦化为泡影。扬言如果再不执行就找几个社会青年,把门砸开,把东西扔出去,自己解决而后快。自己的祖业产不能让她独自在这占着,子女和自己有无边的隔阂不说,小鸟还有个窝,可自己连个栖身的地方也没有,而且寒冷的冬天马上就要到了,每想到此,张小货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无名业火。

审判法官一边查阅以往案卷,一边走访群众了解实情,还数次找来双方谈话,把握双方的真实想法。通过耐心真心热心地讲解法律,阐明道理,王娟的抵触情绪逐渐得到化解,针对张小货的实际情况,办案法官找到张的舅舅开导他,不要偏激,法律和法官会给他公正,社会和家庭会接纳他的,同时,给他联系到一加工厂上班,厂里安排了宿舍供居住,张很受感动,感觉法院虽然尚未给自己执行,但法官的话语和行动让他倍感温暖,这种真情虽然并不轰轰烈烈,但给了他无限的希望。

时间很快,再审法官们把各方情况与法律关系缕析清楚,考虑到实际情况,经商议拟定了几个方案,有一方案认为最为可行,即把八间北屋中的西边(邻街)五间和大门筒归王娟,张小货占东边三间及对应的南屋、厕所;以屋内的浇筑房梁为界线延伸至屋外的院子,垒墙为界,张小货可打开南屋墙通南边胡同以通行。此方案提出后,二人均未反对,按说可以和解结案了,但在调解书上签字时,二人均予以拒绝,法官判断是二人积怨太深,碍于情面而拒绝。鉴于此,法官次日即下达判决书并送达二人,收到判决书后二人均未上诉。

2013年10月底,张再次申请执行,执行局随即向王娟下达执行通知,这次王没有强烈抵触,但其声明,第一,垒墙可以,院内有一棵树刚巧在界线的位置,不许动,院外的胡同内的东西是她的,也不许动。但说得容易,垒墙树挡道,必须要动;胡同内的砖和土堆,不动无法通行。

经与王做工作,她固执己见,一意孤行。执行员便与其妹联系,并将其儿子召集到一起,再次商议,最终王娟同意由其子全权代表自己处理。2013年11月15日,也就是城区供暖的这一天,执行员及王娟之子在场,张小货找来七、八个人,一拔人在南屋凿墙开门,一拔人在院内砌墙隔开,由另一执行员与王娟之妹陪王娟在屋里拉家常,一天的时间将墙垒了起来。树刚好贴着墙边不用挪,只是将碍事的部分树枝砍去一些;在南屋后墙开一小门通往院外胡同,胡同内的杂物土堆由张小货清理整齐靠墙堆放一边,未影响通行。执行完毕后双方均在执行笔录上签字,双方均对这个处理结果均表示认可。

按说此事至此执行完毕,可是第三天又有了新的情况,王娟找人将三间房屋的所有房门都拆卸下来,不知去向,张小货又找到执行局表示不满,执行员随即赶到王娟家,又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工作,王娟才交出房门。

时到今日,双方相安无事,至此此案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

执行,办的是事,执行的是人,教育的是群众,展示的是形象,维护的是国法和大局。简单机械地依法执行不难,难的是和谐执行。执行了案件,埋下了隐患,则是法与执法者的悲哀。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290651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