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书画作品

忘了是哪一年,当时父亲还在世,他钟爱的刊物《老人世界》其中有这一篇'人‘,父亲让我几次给他朗读,读得畅快凛然、淋漓尽致……按当时的记忆,我复写了一下,因年代久远,记忆模糊,只能由我为其作补充。作者本名是谁,早已忘记,恳请见谅。

“人”

发布时间:2015-04-15 15:44:38


    记得孩提时学写毛笔字,父亲便让我先从“人”字练起。那时候少不更事,总以为这“人”字又有何难写,不就是一撇一捺嘛?后来我读书、工作,一直与“人”字有缘。

    我这才深切悟到:写字不易,写好一个“人”字则更不易。 

    倘若写出的“人"字,纤弱细腻、弱不经风,岂不是整个一幅“贵妃醉酒”“嫦娥奔月"的仕女图之翻版?那又有什么阳刚之气! 如果“人"字的撇捺间架太窄,脚跟站立不稳,缺乏相互支撑,顺境迷惑而危,逆境冲撞而倾,这也是万万要不得的。须知,这“人”字的结构原来就是相互支撑,否则,那“人"字不早就“趴下了! 

    又如“人”字的撇捺若一味放纵撑开,似乎欲霸上一切为己有却依然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如此一身的贫气,嗔气和杀气,全然没有半点公心,良心与慈心,这样的人字又有谁喜谁爱? 还有字头过于重顿,这样的人字,如同头脑膨胀的畸形智儿,绝对缺乏聪明与理智,更谈不上什么人文精神及人格修养了。

    诚然,落笔飘滑无根,人字自作聪明,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只有扎扎实实,一笔一画地写好这个人字,才能堂堂正正做人,认认真真做事,何乐而不为之! 可一味追求人字的形体高大,鹤立鸡群。唯我独尊,刚愎自用。且不知进退,不晓悔悟,到头来无疑会是众叛亲离,成为孤家寡人,岂不后悔晚矣!

    而字体萎靡矮小的人字,未出茅庐便先底气不足,短人三分,从而缺乏深思熟虑的目光和撑天柱地的士气。如此仅有自谦而无自强。仅有自律而无自立,或一蹶不振,活畏怯卑琐,或钻营攀附,亦更是人生之大忌! 揣摩再三。如是刻意刻画出来的人字,虽外表华贵但却形盛神衰,与假山无异;若信笔涂鸦所写的人字,旁逸斜出,不行政道,则多行不义必自毙,那又该多惨!综上述。生活中的人字,那则更是写之难,品之难,悟之难,做之更难。

    “人”字难写也得写,倾尽一腔情与血。殊不知这世上的每个人自降生以来,都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写着各自的“人”字:用自己的言谈举动,用自己的天地良心,在朝霞红日下坦坦荡荡地写,在幽径暗室里鬼鬼祟祟地写......有的人写着一个高洁圣贤的“人”字;有的人写着一个“贪”字当头、“伸手必被捉”的肮脏“人”字;有的人写着一个“无欲则刚”、“心底无私天地宽”的笔直“人"字;也有的人把这个光闪闪、直挺挺、好端端的“人”字写成了一个残暴凶狠的“魔"字、一个见利忘义的“鬼”字、一个摇尾乞怜的“虫”字……不仅可恶、可恨,而且更加可叹、可怜矣!

    行文至此,我倏的想到这世事犹如一场梦境、一缕书香、一脉酒魂,少年时的爱与梦想都渐行渐远,似乎成为海市蜃楼,又似乎镜花水月一场,空留去思。可重要的是一种回应。如果那境是清明,花即使谢了,也曾清楚地映照过;假如那香是淡雅,即便一闪即逝,也曾明白的留下余香......既然,境与香都有开谢升沉,都有可贵轮回。“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人”的本色原本就应如此:成,如朗月照花、深潭微澜,不论顺逆、勿论成败的超然,成,是扬鞭策马、登高临远的驿站;败,仍滴水穿石、契而不舍,有穷且益坚、不坠青云的傲岸,有“将相本无种,巾帼赛须眉”的倔强;荣,江山依旧、风采犹然,恰沧海巫山,熟视岁月如流,浮华万千,不屑过眼烟云;辱,胯下韩信,雪底苍松,宛若羽化之仙,知暂退一步,海阔天空......如此认定心是诚的,爱是纯的,那“人”字写起来无疑也是纯诚的。

   “人”字难写用心写,笔笔画画生死结。我想,人们常常感叹做人难,做人若能做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则更是难上加难。当然,涂抹这一拙文,并非要求诸君都能像书法家那样横、竖、撇、捺皆留下惊人之笔。但在看似平平常常的点画之间,若让人在细细品味,琢磨之中领悟到无穷的韵味,丰富的内涵和崇高的境界,这个大写的人字尽管难写,但却是一部书--一部让人永远读不完,品不尽的书......

责任编辑:李微    

文章出处:老人世界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292344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