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书画作品

杏子花开

  发布时间:2015-05-18 09:58:45


走在小街。迎面走来一白衣黄裙的女子,玲珑的曲线,窈窕曼妙,黄白的衣裙,在风的轻柔里有点飘曳,似乎就是拢在身上,而不是穿,精致的脸上看不见一丝瑕僻,低垂着眉眼,就是这样在我身边静静走过,淡淡的幽香,似菊似莲。我居然是目不转睛地看,似乎是欣赏展览馆内,一尊瞩目的作品。蓦地,眼前一闪,女子低垂的眼睛抬起,回看了一眼,我膛目结舌,好清凉的眸子,似水,似月,似.......我一时想不出更恰当的词语形容,只一瞬凝神,再抬眼女子已经翩跹离去,只是留下眼前一抹淡黄,一缕幽香。似冰似雪、似菊似莲。我呆立在那里,许久许久..... 

那样一个女子,是何等的熟悉,仿佛就是在那里一直走过,日日月月,年年岁岁,一直不曾离去。而我重复着寻觅遗忘,遗忘寻觅,这个古老而无意识的的举动,说白了,也就是自伤与他伤,他伤与自伤,辗转碾压。 

梦中,那个叫小霞的女孩,你是不是还立在当地,是不是还举着折了的杏枝,边嗅边羞? 春天是美丽的,先不说柳树抽的嫩牙有多鲜,燕子垒的泥窝有多美,单是“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这个词语,在那个少年时代,每每读出来就足以让我神往半天,更别说杏花、桃花与梨花的娇艳芬芳的时刻,惹放出多少诱惑。于是常常被母亲与姥姥笑话,说我不像娃娃,像极了诗文里的娇酸女子。更是小伙伴们不愿亲近我的理由。他们可以玩泥巴、毽子、跳绳、石子和翻跟头,而我天生懒惰,不愿学这些动手的东西,于是,放学后就是去找可以采得花枝,可以折的柳枝,可以呆立半天的鸟窝。 总是抱着折下的柳条和花枝躲进角落,把花枝撺起来,搭成花环,戴在头上;在坐下来把莹绿的柳条用小手拧几下,等到松动,在对着一头,轻轻扭动,一会皮和枝干便分开来,再由我截成小段,也就是对折再小刀子一拉{那个时候小刀子用来削笔,可以带上学去},在放入齿边,用牙齿轻轻把一咬,就做成最曼妙的柳笛,吹几声逗一逗忙碌的燕子。再就是每到周日,外婆的家在住村口,我常常是那里的常客,那里有高高的沙土岗,有满山遍野不知名的花,有奇形怪状的草,更有好大一片杏树林。每棵树都已成年,而且大半已经一二十年光景,我的小胳膊还不能搂抱过来。我最喜欢春天,那时无杏子可摘,所以看树的老爷爷,没有必要一天呆到晚,只象征性的除除草,浇浇水而已,至于虫子,我没见过,估计那个时代所有的都是和平,连小虫子也去地下安眠了吧!树干上开裂的地方,总是流出浓汁,黄黄的、稠稠的、还有一股子酸味,我想应该是皮掉了,它疼痛的原因,所以哭泣流出的泪。据说这种浓汁可以作成胶,粘撕掉皮的书或本子,我记得也试过,确实能粘住而且很牢固,就是一股子怪味,还很丑。 

我就是在杏树林遇到的小霞。花开的时候,到林子玩,就是去折杏花枝。爬上枝枝杈杈,弄皱了我的小花褂子,无暇顾及,伸着胖乎乎的手,笨拙的折下几根可以够到手的花枝,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正准备往高攀,只听树枝“咔嚓”一声,吓得我一哆嗦。“危险,别动。” 我“哇”的哭了。往声音的方向望去,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仰着脸正对着我,清亮的眸子,闪烁着焦急,声音确实很温柔。 “小丫头,别动,我拉你下来。”“ 扑”一声。也不知道什么落在地上,我不敢再看,就觉得树在颤抖,我吓得趴在树干上,也发起抖来。“把手给我,慢慢蹲下,别怕,我接着你呢。” 脚腕被一双柔软的手拉住,我按着她的牵引小心的下滑,“别急,慢点,安全了。” 危险与安全也就一步之遥,就在我的脚丫刚刚换了位置,那根树枝瞬间"咔嚓......" 好险! 到了地面,惊魂未定的我,拉着女孩的手“哇”的哭了。 

就这样我们就熟识了,比我大六岁的小霞,成了我童年时代唯一的朋友。 小霞是不折花的,她是去林子里刮胶,给弟弟妹妹粘书本。以她的话说,好不容易种了树,好不容易成了林,大树好不容是长了花苞,我们为了一时的喜欢,把本可以开得更久,可以结成果实的花枝折掉,是多么的可惜!从那以后,我不再折花枝,也不再折柳枝,我只去看,到了春天我会和风儿蜂儿蝶儿,一起去看,看春天多美! 小霞就是最美的女孩,和春天的花一样。乌黑且长至腰际的麻花辫,清洁的脸颊,乌黑明亮的眼珠,像水像月、像冰像雪,开心的时候弯的好像月又纯净的好像水,如果生气了,好像是冰刀,总之,那是我见到过的最清丽的眼睛。 

有年春天,我在姥姥家过周日,上午,缠着小霞去看梨花,小霞的娘给她一大盆衣服洗,不许她走开。我闷闷不乐回了家,中午吃过饭突然发起烧来,姥姥不紧不慢的用酒给我擦额头、脊背,老爷煮了姜汤给我喝,昏昏的睡了一个下午,满身大汗,看似退了烧。姥姥坚持不送我回去,说刚出完汗要憋着。可是睡到半夜,我再次发起烧来,姥姥用光了一瓶酒,就是不管用。天不亮,老爷打着手电,去敲卫生所的门,医生按感冒打了退烧针。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俩小时......烧不但没退,反而我开始胡话连篇。老爷去找母亲,姥姥在我旁边抹泪,我依旧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 

昏睡了一天两夜,我突然醒了,已经口渴得要命。姥姥来回给我倒换杯里的热水,母亲喜极而泣开始唠叨:“怎么弄的呀!昨下午小霞来找你,守你半天,说是等你好了,去折杏花枝给你编花环戴。”我不禁心里很感激,人在生病的时候最脆弱,想母亲的怀抱,想朋友的温馨,虽然只有一个小霞,但我很开心,至少我知道,我不孤单。 于是,我等着赶快好,因为我好长时间不戴花环了,总算小霞允许我偷偷的美一次了。于是,我盼望天赶紧亮,小霞早点来。 

第二天,我继续发烧且势头越来越不好,一会清楚一会糊涂。父亲从单位请假回来,看了半死不活的我,果断地说:“赶紧找车,把她送县医院。”就这样,我离开了姥姥的家,意识中没听到小霞的声音,估计她来送我吧! 医院里很快安排了最优秀的医生,也很快得出结果,是出疹子,可能有点年龄偏大(一般七八岁)出不来,输水,并冰块降温,头部两侧,腋下,身体四周被多多的冰袋包围住。很快医生又遇到难题,体温下降疹子会更不出来,它必须在发烧的状况下,慢慢钻出皮肤表层,可是又怕我长时间高烧烧成重病,于是又采取了只冰敷头部,其余撤掉,那些骇人的大小胞胞,终于前呼后拥的出来了,一时间,我成了蜂窝状的脸,囊包状的头,惨不忍睹。十一天后,在医院精心治疗下,才得以完美如初,好开心。 

母亲不再许我去姥姥家,更不再许我提小霞,说都是杏花林子惹的祸,不许再提。在母亲的雷霆下,我终是不敢再说,只在心里默默唠叨着,小霞什么时候给我折杏花枝编花环?其实硬硬的杏枝是无论如何也拧不成花环的,可就是常常念想这件事。 

后来,也有机会再去姥姥家,但都是和父亲、母亲一起,只坐一个片刻便走,终是没有机会自己溜出去。于是,小霞,杏花,成了那个年代,我心里的一个企盼,一个心愿。 

转眼,我二十二岁,舅舅的女儿要出嫁了,我有幸做了伴娘,也是和母亲据理力争来的。恰好春天,在路上我就想: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林子,再去找小霞,完了去和她疯一会,(*^__^*) 嘻嘻……。 

理想和现实往往相差很远,十年时间,林子已经面目全非,几乎不复存在。三三两两的农家院落已经把昔日的杏花林,齐整的瓜分,不是没有杏树,有也是在人家的院子里,满目斑驳,老树亦老,稀疏的挂着些许叶子,早没了以往的风采。我转了一圈,在最南边的一角找到了五棵,浅浅的已经挂了小小的杏子,我伸手,用手掰开捻出软软的杏仁,不停的揉搓,看着越来越晶亮的园粒,小霞的声音,天籁般响起:“敷凉孵鸡,敷凉孵鸡,敷凉孵鸡喽。” 我不禁笑出了声,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没就没了吧,村子虽没了林子,但房屋不是越来越美了么?至少回忆还在,至少小霞还在呀! 

我于是按着记忆跑去找小霞的家,不再顾及斯文与否?一座破破的院落落着锁,这是小霞的家,墙头上长着长长的枯草,门前没有走过的痕迹,看来好久无人经过了!我正自闷闷。外婆边喊边颤悠悠的向这边走来,我急忙去搀外婆。 “就知道你来这儿了。她们家早就没人了,死的死搬得搬,嫁的嫁,好些年就没人了,对了,就是你生病那年,他父亲得了重病走了,母亲带着一家子搬了,听说小霞19岁就嫁了,具体是哪也不知道。” “怎么没人告诉我?” “不是你生那么大病把家里吓坏了嘛!对了,你去医院小霞采了一大把杏花枝给你送来了,我接了给你送医院去了,给你妈拿了。” “我怎么没看到过。” 我的眼泪喷涌而出,几乎是喊着说。

我知道了,一定是母亲怨恨杏花,所以不给我看到,肯定是扔了,把小霞辛辛苦苦采来的花给扔了,她们哪里会知道,小霞不是我这样顽皮,她从来不折花枝的。可怜的杏花,可怜的小霞。 

多年以后,我常常想,如小霞般美丽的女子,定是有个很好的归宿。所以我常常到得一处,在人群中搜索那美丽如杏子般纯净的女子,我想她一定会感觉到,有个喜欢折花枝的小小女等着再一次的相遇。等着再话,杏子花开的时节。

http://www.hebeicourt.gov.cn/public/detail.php?id=23053

责任编辑:李微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29229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